返回主页

今天是:

关键字

bet36备用

微博(青春吴忠).png 新浪微博
微信1(吴忠共青团).jpg 官方微信
志愿者服务APP(吴忠志愿者).jpg 吴忠志愿者

以制度创新推进青年理性参与政治

时间:2017-02-27    来源:   作者:

    近年来,境外一些国家包括发达国家,都连续发生民众街头集会表示不满甚至抗议。这些街头活动中,青年人往往是参与主体。他们精力充沛、情绪高昂、行动敏捷、反应机警,在街头政治中表现的特别显眼,引起社会公众的注意。青年政治参与问题在新的历史环境下应该得到关注和研究。

  青年政治参与的动因是对利益的追求,包括长远利益和现实利益。长远利益是国家所能提供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环境,主要关照到青年未来的利益,对于青年来说,更多的是精神和理念追求。现实利益和青年的眼前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紧密相关,包含生存的需要、社群的需要、发展的需要。青年在发展阶段会同时追求长远利益和现实利益,如果长远利益得不到关照,青年就会努力争取,这种政治参与一般会采取集体性的方式。如果国家发展稳定,利于青年长远利益的获得,青年就会把眼光投向现实利益,而由于现实利益的多元性,这种政治参与就带有个特性和多样性的特点。青年的政治参与指向都是青年的利益。

  当社会总体发展不利于青年群体时,青年会产生集体性的行动,争取的是自己的长远利益;而当社会发展总体趋势令青年满意时,青年不太容易形成集体性的利益表达行动,更多地是个体性的利益表达行动。而参与机制的完善程度,将直接决定是采取制度内还是制度外表达的形式。毫无疑问,出于政治稳定的需要,体制内参与是党和政府希望看到的。这就需要结合青年政治参与自身的特点,有针对性的以制度创新推进青年理性参与政治。

  青年政治参与有其自身的特点,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理想的成为大于现实的成分,虽然这个阶段青年也向现实过渡,但总体是属于理想高扬的阶段。二是群体性特征明显,青年的结群特点对政治参与的影响,应当引起高度的关注。三是“新技术”特征明显。主要是指青年的时尚性使他们能最早地采用政治参与的最新技术而引领政治参与的新的潮流。四是特殊需要的推动,特别是“成家立业”和发展前景的需要。五是“过渡”特征明显。无论是血气方刚的表达,还是在利益初显期理想和利益的冲突,理性与非理性的摇摆,都是“过渡性”的表现。

  针对青年群体的特点,追求适合青年特点的政治参与制度创新。这种制度创新既是国家政治和政府层面高度关注的系统建设方向,同时更是类似于共青团等组织在吸纳青年政治参与有序发展的重点建设方向:

  一、充满理想的制度。青年人充满理想,对社会发展更是充满期待。因为当前的社会发展状况构成他们的直接生长环境,并长远地影响他们,所以对现实的发展方向,青年人更有一份敏感。应该建立一种更好的制度去满足他们的理想,这种理想的核心是走向进步社会的必要元素。对于青年更应有一种特殊制度设计,以使得社会主流了解青年人的理想,理解青年的理想,并把他们引导成实现理想的主要力量。

  二、满足组织的制度。青年人相对于别的年龄群体有更强的结社和交往的欲望,努力致力于青年的组织化是将青年政治参与纳入体制内的重要诀窍。类似于共青团这样的组织在吸纳青年政治参与上还比较传统,当前加强组织再造应该成为重要的策略,目标是吸纳更多的青年和青年组织,积极纳入到有序的政治参与中。从共青团吸纳青年的作用来看,当前存在两个改革方向和两大困境:一个是利益型改革,即要更加充分代表青年的利益,加大服务内涵,但当前组织结构过分一统之局面无法满足多层多类青年的要求;第二个发展方向是枢纽型改革,即要能够吸纳各类青年组织,和大家一起共振前进,但目前组织存在行政化官僚化影响,特别存在团干部队伍感召力和组织文化吸引力问题。共青团组织要致力于制度化建设,提高适应性、专门化水平、内生能力以及凝聚力。

  三、满足新技术的制度。对于青年政治参与,需要及时把握青年“听”的方式、“看”的方式和“说”的方式,特别要把握青年使用的新技术手段。当前新媒体技术在青年中广泛利用并且日益成为青年生存的方式,也越来越多地进入政治生活。赢得青年就要在这些媒体中吸引青年,为他们创设有效的参与平台,及时了解他们的诉求,加以反映,真正使传统的政治参与和青年的新手段融为一体。

  四、满足特殊需要的制度。除了满足青年的理想的制度设计外,满足青年的具体特殊需要的制度设计也很重要。青年在身心健康、教育成才、职业发展、恋爱婚姻家庭和社会参与上都有一些具体的需要,这些需要在当前逐渐突出,应及时了解和及时服务,并纳入制度。应该注意到:转型期的中国青年利益呈现出发展的态势,日渐明显和多元。革命传统(青年利益服从国家利益)已越来越难实现,而对青年的独特的关照已日趋强烈,这种对自己利益的争取成为制度内外参与的强大动力。

  五、满足促进“平稳过渡”的制度。促进青年在过渡期中平稳发展,最核心的是要建立不断提高青年参与者个体素质的制度设计。即使有好的政治制度,因为青年的素质和意识也常常会发生不知道、无能力、有偏差等种种现象。在政治参与上,基于青年个人的提升成为制度内参与的关键因素。主要需要加强以下方面工作:(1)提高政治参与能力。全面提高青年参政议政能力,了解政治参与的基本知识。把握政治参与的关键环节,如了解民意、表达民意、综合民意各环节的相应知识。掌握各种政治参与的技巧,如选举、结社、公共决策参与、政治表达等基本参与方式并善于利用。(2)转变青年意识。中国传统的臣属型文化,在政治生活上的基本原则就是服从,对政治参与抱被动的态度。中国呼唤新青年。中国要实现强大,臣民意识要转向公民意识,顺从心理要转向参与心理,人治思想要转向法治思想,等级依附要转向平等自由。需要靠几代青年树立四种新意识:见到“官”强化主体民主和平等意识,见到社会公益之事强化参与奉献意识,处理个人之事强化法律规则意识,处理人际关系强化博爱大爱意识(走出狭隘人情关系)。(3)促进理性的增长。引导青年更加全面、辩证、历史地看待各类社会问题,增加理性科学思维精神,使青年参与真正务实有效。

  总之,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的发展在宏观和未来层面上关注了青年的种种利益诉求,但目前存在的问题是制度内参与平台依然缺乏,急需有更大的制度创新。同时,网络等新技术的出现,社会生活的快速变化,给社会带来挑战的事件更为频繁,对更加快速和灵活的提供制度内表达渠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种创新主要在丰富制度内参与的方式,也包括共青团等组织的转轨及变革,特别是要重视青年的理想引导,正确处理理想和现实的关系;增强青年参与能力,提供符合青年身心特点的参与途径,将其精力体力等不稳定性有序引导;不断引导青年辩证认识各种利益的关系等。最终取决于中国民主社会建立的进程。


打印】 【发送邮件】 【关闭